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程凯低息之痛岂能一税了之

2018-10-28 12:03:00

程凯:低息之痛,岂能一税了之

程凯

山雨欲来风满楼。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房产税这个东西正在慢慢向我们逼近,因为千调万调,房价依然高昂着它的头。

先是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会长聂梅生的推测,限购令后房产税试点可能很快推出,以前论年数,现在论月数,很可能在明年3月人大召开之前;再是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的建议,物业税推出已是“按月计算”,离推出终时间不会超出一年,而且房产税不向“套房”征收。

被报道得充分的还是重庆作为首批试点城市紧锣密鼓的筹备行动,言之凿凿地说要采用累进税:对个人住宅的套数或面积划定不同档次,依档逐级调高税率;拥有的房产越多,面积越大,缴税税率越高。

不过,以上都是一家之言,不足采信,尤其是贾康立即做出澄清,说“按月计算”是重复聂梅生的话,而“套房”不征则只是他作为学者的建议;针对重庆市的报道也是以媒体“一家抄一家”的转载模式在传播,方案只是方案,不是现实。做好了的原子弹不一定就要用,放在那里是作核威慑用的。

但是,10月27日晚,就在央行站上公布的《2010年三季度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中,我们的确找到了直接、明确的表述方式:“加快推进房产税改革试点工作,并逐步扩大到全国。”

对于房产税,舆论争议很大,我的疑问只有一个:如果房产税真的要来了,管用吗?其实,要搞清楚这个问题也简单,首先要搞清楚房价为什么这么高?

以美国人搞出来的这场百年一遇、惊天动地的金融危机为例吧,问题是从次贷开始的,次贷为什么崩盘,因为房价冲高回落了,买房杠杆太高的人开始违约,然后才是一系列原子弹爆炸式的核裂变反应……那么,房价是怎么不断冲高的呢?这是连始作俑者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都承认的问题,房地产的泡沫是他一手造成的,持续的低息,持续的宽松货币环境,让房价只有上涨没有下跌,搞得美国的买房人都以为从此只有只涨不跌的房子了,买吧!

中国的楼市能有什么两样呢?比如从2009年的楼市“小阳春”到现在,北京、上海这样的标杆性城市房价涨了一倍多,这是什么原因?资金炒作、资产泡沫,这是的答案,你说任何基本面的原因我都不信。为什么会有资产泡沫?答案也是的,钱多,流动性泛滥。这两个问题的答案一点也不难得出来,难得的是,我们的货币政策一直都不敢从紧,因为怕GDP出问题。

扭扭捏捏地提高了几次存款准备金率,针对房地产的差别化信贷也是一再喊紧,但是管用不管用?倒着来看吧,如果房价泡沫是钱多闹的,房价不跌那就是钱还是多。

市场上钱就是多,多不多你我说了不算,楼价说了算,央行说了算,再看看上面那份央行报告,报告明确表示“当前的货币信贷环境仍较为宽松”。2009年9月至2010年5月M1增速已连续9个月接近或超过30%,前期货币信贷高增长的时滞效应还将持续一段时间;近期货币信贷增长逐渐回归正常,M2增速高位回落,但仍明显高于年16.3%的平均水平。

有再多的房地产调控政策,不管住钱袋子,都会成为一纸空文,有多少钱想买房,就有多少方法规避打压炒房的措施。

所谓的核武器——房产税也是一样,首先不说它征收的难度,这种技术问题已经被大家充分地在讨论,或者说是被刻意地在回避。就算是房产税切切实实地被征收了,房价就能跌吗?还是上面说的那句话,如果房价涨是因为钱多了,你征点税有啥用?更何况核武器的特点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统统杀伤,不管炒房的还是不炒房的只要是有房的都征税,如何起到打压炒房的作用?我能想到的“套房不征税”一说可以保护一下自住用房人,还被贾康辟了谣。

用多收税打压投机泡沫其实是有教训的,2007年股市“5·30”,印花税“半夜鸡叫”,给市场带来的大恐慌也不过是几个跌停,一旦想清楚搞明白了,上证指数还是仰头挺胸奔着6124点去了。的6124点也是被央行连续加息的累积效应砸下去的,同样被砸下去的还有2008年中国楼市那一次像个样子的价格调整,所谓外围金融风暴只是纸老虎,中国央行才是左右中国资产价格的旗手。为了战胜那场风暴,货币政策不仅松了手,甚至是一泻千里,房价自然要重拾大王旗,越挫越勇。如果上次楼市调整是被从紧货币政策打压下去的,这次楼市更大的泡沫同样也是被宽松的货币政策、天量的信贷流出抬起来的。

因果循环,解铃还须系铃人。

10月19日央行突然决定上调存贷款基准利率,这是金融危机以来头一遭。有了次,就不怕第二次。如果说当周还看不出来加息是一次性的还是会继续走的话,接下来的这个星期里,继续加息的迹象就越来越明朗了。

当然是国务院常务会,明确下一阶段经济工作重点是继续采取措施稳定市场价格,坚决遏制部分城市房价过快上涨。要管住通胀预期,加息;第二是人民币兑美元价格连续多日收跌,出现了加息反而人民币下跌的奇观,再加上针对银行管住热钱的新措施,说明人民币升值压力减缓,继续加息的动力也更足;第三,当然就是上面那份央行的三季报,央行都说了“货币增长较快,信贷投放较多”,还说了“相比二季度,市场对实体经济增长过快下滑的担忧减退,但仍需对物价的上升压力保持警惕”,如果经济增长无忧,货币又如此宽松,要控制物价,还要调控房价,干吗不继续加息。

可问题是,如果继续加息,房价可以降下来,又要房产税干吗?我也不知道要它干吗,你知道吗。

养森瘦瘦塑身
压缩垃圾车报价
阳晨美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