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打开朋友圈遍地是代购告诉你一个真实代购族

2019-02-03 00:12:45

打开朋友圈,遍地是代购 告诉你一个真实“代购族”

本报李金昊

“珍惜你朋友圈所剩不多的朋友吧,因为也许明天就会又多出一个代购。”这句话是如今朋友圈中的一句话,但却反映出了一个问题,营销确实火!虽然我们的朋友圈每天都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代购信息,但很多人还是好奇,到底是些什么样的人在做代购呢?采访了几位代购卖家,有为给自家娃买放心食品而走上国际代购路的辣妈,有正在欧美求学的留学生代购大牌品,也有两天敷三张面膜的“面膜达人”。

海外代购的“辣妈团”

怕浪费推荐给身边人从此走上代购路

市民沈女士在2013年年末当了妈妈,随着女儿渐渐长大,对食物的需求也多了起来,宝宝吃的奶粉、零食、保健品等都是沈女士托在澳大利亚定居的好朋友邮寄回来的。“买得多就合适,所以每次我都一次性买很多回来。”沈女士说,国外的食品没防腐剂,保质期短,宝宝吃不了就浪费了,这令她很苦恼。

孩子一天天大了,但各式各样的奶粉、保健品却堆在了家里,于是在同事的建议下,她在上发了几条转让信息,“没想到反响特别好。我的朋友圈里好多都是妈妈,我多出来的那些东西很快就被朋友们抢光了,有的妈妈还让我继续给她们发货”。这个经历顿时让沈女士坚定了做海外代购的信心。“我做这个的目的就是让身边朋友的宝宝健康成长,毕竟很多食品我的宝宝都用过,质量上有保证。至于利润方面,因为都是朋友,只加一点儿辛苦费。不为赚钱,只为让宝宝们吃上安全的东西。妈妈们一起买,能均摊运费,拉低成本价。大家都觉得不错。”沈女士说。

在采访中了解到,像沈女士这样,原本是为了给自家宝宝买婴儿用品,却机缘巧合地做起国际代购的妈妈有很多。她们的初衷惊人地一致:只是为了让宝宝吃上放心安全的食品。

少男少女“面膜帮”

美肤达人自己为自己代言

“打开我的朋友圈,几乎满屏都是代购信息,多的就是面膜了。”市民张先生抱怨道。不仅张先生不解,就连的朋友圈也常常被面膜信息“占领”。大家不禁要问:怎么这么多人在朋友圈卖面膜?这都是些什么人?

市民董女士就是卖面膜大军中的一员。“由于我经常要上夜班,每次下夜班后都要敷面膜,所以就在上和实体店大量买面膜。”董女士告诉,经过一个月的试用、甄选,后来选择了代理某品牌的面膜。董女士称,在上卖东西大多数是面对朋友,因为在生活中自己就很注重皮肤保养,平时朋友有护肤问题,也来咨询她,所以她就以自己为“形象代言人”。有时,她会上传一张敷面膜的照片,手里一定会拿着面膜的包装,这样更能激发别人的购买欲望;没事的时候,也晒自己的皮肤,把这好皮肤都归功于自己所卖的面膜……这些都是董女士的“妙招”,也让她的面膜生意“节节高升”。

聊天的过程中董女士透露,短短半年时间,她的面膜销量就增加了三四倍,“刚开始做时一周能卖十来单,现在一周少有二三十单”。随着生意越来越红火,董女士十分开心,用她的话说,一个月挣的钱足够买自己所需的化妆品了。

吃货至上“私厨帮”

本想给自家人吃不料却意外发财

了解到,目前圈自制的私厨美食也成了的品类之一。在美食方面,以自制私房菜、蛋糕点心、麻辣小吃居多,“原材料安全优质,无任何防腐剂、添加剂”成了私厨美食的卖点。有的还标榜“宝宝和孕妇也可以放心食用,满100元送货上门”。

何女士是一名5岁孩子的妈妈,她的另一个身份就是上的蛋糕达人。“一开始只是想给自己孩子做蛋糕吃,每次做完都拍照发到朋友圈,能收到很多赞。”何女士说,发的次数多了,一些朋友就问她下次能不能多做点儿,孩子看了她发的图片都流口水了。于是何女士就开始增加做蛋糕的次数,渐渐地,朋友们不好意思总是吃免费蛋糕,便建议她将蛋糕定价。“谁想吃那种蛋糕,就给我下单、付款,这样朋友就不会觉得不好意思,我也很高兴和人分享我的手艺。”据何女士介绍,现在自己每月在“私厨”上的收入就超过了3000元。

除了蛋糕类,“私厨帮”里还有自制私房菜、麻辣海鲜等。市民郑女士是一位家庭主妇,平日里烧得一手好菜。她在朋友的建议下将自己的几个拿手好菜挂到朋友圈上卖,不料却因此给她带来了意外的收入。“我本想给自家人做着吃的饭菜没想到身边的朋友也爱吃,反正一个人也是做两个人也是做,大家愿意吃我就继续做下去。”郑女士说。

留学军团“名牌帮”

代购大牌品直播代购过程

一只品牌的女款皮包,在国内专柜两万元,在欧洲的售价大概一万四五千元人民币,即使算上10%的代购费,也能省下三四千元。这大额的差价令不少想要购买品牌皮包的人转战欧美代购。

的高中同学孙女士5年前到英国留学,从去年开始,她也成为了一名国外代购。近日,与她通过联系时,她告诉:“我的代购范围主要是名牌包、服饰、化妆品,先付款后代购,代购商品不退不换。我已经做了一年多了,帮人买过不下50件商品。”孙女士说,为了让顾客信服,每次代购时她都“直播”自己的代购过程,并在商品上做上顾客要求的小记号,防止被调包。

不过孙女士坦言,目前奢饰品代购生意并不好做,不仅过程繁琐,而且受价格透明的约束。“赚钱并不多,品的价格比较透明,代购费按10%来算,折合人民币两万元的商品,我才赚2000元,国内和我合作的伙伴还要分一部分,在英国的这些路费、油费、辛苦费等我都没算在成本里。”孙女士说,尽管利润很少,但她还是想在不耽误功课的情况下做下去,毕竟多一份收入就会减轻她经济上的压力。

宁波河道垃圾治理公司
诸城中药材烘干机
复合耐磨钢板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