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络

校团合一艺术职业教育的创新探索

2019-05-15 00:22:38 | 来源: 网络

校团合一:艺术职业教育的创新探索

目前,从全国范围来看,各省的专业艺术院校都在加强基础教学的同时突出了实践性和职业性的特点,培养具有动手能力、操作能力的应用型高级人才,已经成为日渐明晰的办学目标。在这一目标的指引下,国内的一些艺术专业院校如厦门艺术学校、上海戏剧学院和山西艺术职业学院、山西戏剧职业学院等艺术职业院校已经开始了有效的探索,他们在办学的同时,通过艺术成果的创作将教学和实践、产品和市场、自身优势和外部资源整合起来,已开始走上“校团合一”的学、研、产一体化的路子。

“校团合一”创新办学成效初显

20世纪80年代中期,面对中国改革开放的大潮和市场经济的迅猛冲击,国内的专业舞蹈团体曾遭遇了长期的迷惘与阵痛。而这段历史转型时期,广大人民群众对新时期文化的需求呈现出了多样性和高水平要求,迫切要求国内的艺术院校和团体在舞蹈教学和人才培养上进行体制创新。中国中等艺术教育学会常务理事、厦门艺术学校曾若虹校长介绍,在此历史背景下,国内的艺术职业教育院校在办学实践中不断探索,创出了“校团合一”的办学新路。在此方面,厦门艺术学校及小白鹭民间舞团率先探索和实践,随后山西省艺术职业学院及华晋舞剧团、福州市艺术学校及闽剧团等一些艺术职业学校纷纷进行了体制改革和创新。这种探索目前已为艺术职业教育摸索出了一条可以践行的路子,已显露初步成效。

“校团合一(或校团结合)”尽管还不成熟,但已拥有了一批先行者。中国中等艺术教育学会副秘书长、山西艺术职业学院院长李力从艺术职业教育与我国传统艺术教育模式和现行技术职业教育模式不同的角度进行了深入的分析。他说,艺术职业教育要求和艺术岗位、艺术事业、艺术市场的需求联系紧密,而所有这些岗位、事业,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无疑都被市场左右。这样,服从职业需要也就是服从市场需要。因此,办艺术高职教育的出发点和归结点都在于市场。

李力强调,艺术教育的市场取向是一个变数。这决定高等艺术职业教育要从大文化、大教育、大市场出发。这就要求在人才培养上要“以就业为导向、以服务为宗旨”作为应用型人才培养的目标,在教学上要突出“专业适应市场、教师适应专业、教学适应学生、学生适应社会”的方针。要在教学中思考和实践着怎样实现艺术人才零距离就业,怎样实现艺术作品为社会服务,怎样将艺术教育转化为市场成果等问题。

艺术教育的终产品是人才。艺术作品是人才培养的载体,艺术实践是人才培养的出路,艺术市场是检验艺术人才的试金石。按照艺术市场找定位,形成本地区和同类院校中无可替代的特色是走出一条新路的关键。以山西艺术职业学院为例,李力介绍,该院依托学院舞蹈这一强势专业,整合国内艺术资源,创作排演了大型民族舞剧《一把酸枣》。舞剧在北京保利剧院首演获得巨大成功,在社会上引起了轰动,受到艺术教育界的关注,得到了观众的喜爱,专家的好评,领导的肯定和表扬。同时该舞剧的创作也培养、锻炼了自己的学生和教师,提高了学院的知名度,扩大了学院的影响力。在此基础上,他们坚持进一步解放思想、转变观念,积极稳妥地深化艺术教育改革,在机制、体制上创新,成立了山西华晋舞剧团,带着师生闯市场,初步形成了“院团合一”的办学模式。

厦门模式:历经十年检验,开辟创新之路

1993年8月,北京舞蹈学院民间舞专业厦门试验班在北京中国剧院的毕业汇报公演引起了轰动,此举使“厦门实验班”受到了文化部、中国舞蹈界专家同行的一致肯定。北京舞蹈学院“厦门班”教学的创新实践改进了中国民间舞30多年来的教材与教法,为培养新时期中国民间舞的专业表演人才创出了一条新路子。因此,为保存“厦门班”这一教学成果,并充分发挥这批年轻民间舞人才的优势,厦门市委、市政府决定组建厦门小白鹭民间舞团,支持以“校团结合”管理模式,探索艺术教育和艺术表演团体的发展改革和创新之路。

曾若虹校长讲,该校的“校团结合”模式自1993年10月实行以来,一路探索、总结,经历十年的创新试验,不断实践和完善“校团结合”的管理体制。近两年在中央和省市领导的关注下,“校团结合”的体制不断发展、深化。特别是2005年厦门市委、市政府在充分肯定“校团结合”体制创新的基础上,批复将厦门戏曲舞蹈学校、小白鹭民间舞团、华夏少儿文艺中心三合一,组建厦门艺术学校,使“校团结合”的实践成果进一步扩大。今年6月,厦门艺术学校和小白鹭民间舞团已将“‘校团结合’创新管理体制”作为文化部创新奖项目进行了申报。

据他介绍,目前,这种“校团结合”的探索模式在教学实践与艺术创作中体现的特色主要有:“校团结合”新体制发挥着优化组合资源,科学使用人才的巨大作用。艺校作为舞团的基地,不仅提供优雅的校园环境、高素质的文艺师资团队,现代化的练功房,还不断培育新人补充舞团;舞团长年派出演员到艺校任教和编排教学剧目,可直接缩短课堂与舞台的距离,强化了学生的演艺实践能力。校团经常联合演出,既显示了校团的青春活力和强大阵容,又不断扩大了校团的知名度;如遇有全国和省级重大艺术赛事,团校合作参赛,也可形成合力,成果显着。校团根据自身规律和实际任务需要,政出一门,可分可合,机制灵活,协调方便,充分发挥校团人才的积极性,将教学、科研、创作、表演、交流、培训功能有机地融为一体,不仅提高了艺术教育的质量、水平,也加快了艺术教育的成果转换为艺术生产力,并且不断地出人才、出作品,真正使校团资源共享、优势互补、相得益彰,实现了校团的可持续发展和飞跃。

山西模式:一部舞剧带动机制创新

对于山西艺术职业学院来说,他们则通过一部民族舞剧《一把酸枣》探索出了艺术职业教育“校团合一”办学的新成效。2000年9月,山西艺术职业学院在原山西文化艺术学校、山西省电影学校、山西职工文学院三校合并的基础上成立了我国所高等艺术职业学院。“我们没有如此办学的经验和方法,因此我们只能、也必须去探索,去开拓,去创新。”针对“校团合一”办学模式该院院长李力如是说。山西艺术职业学院在当代高等艺术职业教育办学道路的探索与实践中,创出了“院团合一”办学的一条新路。在以往经验积累的基础上,通过大型民族舞剧《一把酸枣》的成功尝试,探索出“课堂教学——艺术创作——舞台实践——市场检验”的人才培养模式,成立了山西华晋舞剧团,实现了管理体制和用人机制的创新。

据李力院长介绍,山西艺术职业学院的“院团合一”办学模式能够成为艺术职业教育可践行的样式,首先,依赖于我国大力推进职业教育的改革与发展。目前,高等职业教育事业发展波澜壮阔,职业教育体系框架基本完善,这就给艺术高职教育的发展创造了良好的环境。艺术职业教育在文化、教育体制转变的大背景下,层次变得更为丰富,改革思路更为清晰。第二,山西省委、省政府的文化强省战略给学院的发展提供了优良的外部环境和科学高效的支持。只有参与到文化建设的大潮中去,融入到山西文化发展的大格局之中,学院的改革创新才能得以实施,才能增强学院可持续发展的能力。第三,学院适应市场要求,大胆探索,积极实行管理体制和用人机制的改革。这些体制和机制上的创新,为学院的发展打开了更广阔的空间,为艺术职业教育注入了活力。

李力院长同时指出,“院团合一”的办学特色在他们创作的大型民族舞剧《一把酸枣》中得到了充分体现:如舞剧团的演员和舞美人员同时也是学院各系的学生,创作和排导教师以及演职人员同时也是学院各系、各部门的教师。为保证教学质量和演出质量,将教学班办在舞剧团,建立起了新的教学秩序。学院培养的人才可以不断补充舞剧团,剧团的实践又促进了学院的教学科研,形成了良性的互动机制。另外,“院团合一”办学在整合人力资源上更为灵活。我们打破了部门和区域的局限,汇聚了各类的专家,使学生有了近距离学习交流的机会。更重要的是,这些专家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增强了市场的号召力,为艺术作品的市场运作提供了巨大的商机。

24小时在线捕鱼
温湿度传感器
女娲大厅

猜你喜欢